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伴千年紫薇

璞玉浑金 天然自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似痴如醉丽还佳,露压霜欺分外斜。谁道花无红百日,紫薇长放半年花。 ——宋. 杨万里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大 旱 散 记(-)  

2010-03-31 13:19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车上见闻

近日,因家里有事,特请假一天半回到家乡。在开往老家的客车上,大部分乘客的话题都是有关旱情的。从他们的谈话里,得知家乡大旱比我工作之地更甚,虽有政府送水,但僧多粥少,远水解不了近渴,在没有水利沟渠限时供水的村寨,村民们就到废弃的煤洞里,抽取里面的锈水来喝,来洗衣做饭。有的寨子,为保住自己的用水,轮番值班守住那仅有筷子头那么大的细流,不准其他寨子的人来抬。有的寨子,要走两三个小时才担来一担水,往返要五六个小时。油菜、麦子早已干得垮杆(根部缺水而至枯黄披靡在地),夏粮绝收。

一路上,看到三三两两的人群,散座在路边的刺篷下,懒洋洋的,有的手拿柴刀,在地上慢拷慢拷的,咋看很是悠闲自在的样子,细看,满脸全是印着无奈。公路两边的树木,早就垢起了厚厚的一层土,由近及远,灰及半山。山坡上,田野里,没有了往年春耕生产繁忙的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寨中,麻将声声

进入寨子,不见寨人,不见牛马,只听到古树梢上一只布谷鸟的孤鸣声。往年这时节,布谷鸟声此起彼伏,应山应水。从塘边经过,只见塘已干涸,淤泥中除了有牛马陈旧的脚印外,还有数排孩子和鸡鸭的新鲜脚印。对面塘坎上的堂哥家传来“哗啦哗啦”的搓麻将声。走过塘坎刚到球场坝,一个堂弟从搓麻将的堂哥家出来,见我回来,很高兴的向我大声打招呼,同时也向屋里通报:“春婆(春:本人小名;婆:苗语 ‘姑姑’的称谓)来了,春婆还钱来了!”屋里的人听说我回来了,蜂拥而出,三个侄儿媳妇奔跑过来,推推嚷嚷把我拽进了堂哥家,几个舅妈、姑表死死的撑我坐下,要我和他们打麻将,把上次赢的钱吐出来。每次回来,他们都想赢我的钱,而每次,我都把他们的钱赢走,悉数交给老母亲。

堂哥家有两桌麻将一桌字牌,聚集寨子的没有外出打工的年轻人。我一边打麻将一边问他们:大忙时节,还有闲心打牌,耽误了农时,来年吃哪?乡政府没有组织你们外出打工?你们自己也不联系外出打工?他们马上向我诉苦了:天大旱,土地硬梆梆的挖不进犁不翻,挖一锄,锄头要跳三下,挖得尘土飞扬,还挖不了一寸深;天大旱,就是整好土地,下了种子,也长不出来;天大旱,年成不好,外出打工危险,不如在家安全;天大旱,还不如在家打些小麻将赢些小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28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